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如果你不想成为李云迪或者郎朗,学钢琴是为了什么?

如果你不想成为李云迪或者郎朗,学钢琴是为了什么?

如果你在百度上搜索崔岚这个名字,你一定也会像小格一样,被一个个金光闪闪的头衔迷住了: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音乐学院,比利时伊莉莎白皇后音乐学院,伊莉莎白皇后国际钢琴大赛金奖得主A.R.El Bacha的学生,由比利时皇后亲自颁发的伊莉莎白皇后音乐学院最高钢琴演奏证书,连续三年全额奖学金,各大独奏会,协奏曲及室内乐的演出……

于是在采访的开始,我们以崔老师7月的一场惊艳演出打开话匣,从她在上海音乐学院的数年求学光阴,又谈到在欧洲游学的经历。在演奏家与音乐学院老师的双重身份下,崔岚非常愿意与我们分享她的艺术与教学体会。

1. 做音乐气氛很重要,不应该是一件功利的事

 

Gewara:小格很好奇,想知道钢琴神童究竟是天赋异禀,还是后天练出来的?
崔老师:我想说考上上海音乐学院之后,两件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事。
头一件事是,98年考进上音后,老师的教学水平之高,和上音学生付出的时间和精力之多,让我非常震惊。我的家人都很热爱音乐,耳濡目染之下,小时候的练习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但进入上音后,学生的学习氛围对我影响非常深;
其二是旅欧过程中遇到的演奏者们对于音乐的态度,他们并不是抱着一种功利的性质去做音乐。我出国时第一位老师是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的美国老师,不论是我要练习的曲子,还是非常生僻的曲目,他都能为我弹奏出来。而像他这样的老师在欧洲非常多,竞争也很激烈,让我也感受到今后的路还是很长的。
出国第一年我就入围了伊丽莎白比赛,但是在第一轮就被淘汰,虽然最后又获得了另一个奖品,不过由于当时年纪也比较小,加上喜忧参半的心情,虽然最后在另一个比赛获奖,但我的老师告诉我:比赛得奖只是一个开始。当时的自己还是有一点不能理解,但现在看来老师说的没错。因为得奖之后,为你安排演出,你会发现自己手头的曲目完全不够用,而自己又没有充足的时间去练习,因此很多钢琴家就这样陨落了。从那时候起,我就下定决心要好好跟着他学习,本来两年就能毕业,但我为了能多学习一些东西,又留下来跟着老师多学习了一年。在整个这个学习当中,人的心境也逐渐沉稳了下来。

Gewara:当时我们听到您演奏的是法国作曲家拉威尔和德彪西的三首曲目,为什么会选择这样小众的作曲家的曲目在国内进行演出呢?
崔老师:在中国,一直以来比较流行的是肖邦、拉赫玛尼诺夫这些音乐家。当我们去欧洲,接触到更多的是舒伯特、布拉姆斯这些作曲家。他们的作品在国内普遍认为比较长、比较深、比较呆板,其实他们的作品都相当有内涵。
我每次在演奏这些小众的曲目前,都会为大家讲解一些自己练习中的心得,帮助大家理解音乐本身的含义。而且所谓的小众只是大家平时没有机会接触到,外界的宣传也不足,并不是这些作品本身的价值比不上大众化的乐曲。
现在我本人对于这些需要静下心来去感受的音乐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自己也很开心,因为它能带给自己力量。而这些都要归功于自己出国旅欧的经历。

Gewara:自己有尝试创作吗?
崔老师:暂时没有,但是我不排斥加入多元化的东西。比如我现在的一些演出,会将古典音乐和绘画、舞蹈、昆曲进行结合。
古典音乐并不是一个很好懂的东西,创作也需要一个好的团队的支持和配合,并且不同领域的艺术之间的融合创作也需要时间,观众接受也需要时间,所以现在暂时还没有正式推出一些东西。
就我个人而言,我更愿意坚守在古典音乐的这个位置上,古典音乐需要有人去研究、学习,然后传承下去。

2. 学钢琴可以养性,但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走专业道路的
Gewara:听说您已经是一位母亲了,有没有考虑过让孩子继续向艺术的道路发展?在教育孩子的方面有什么好的见解?
崔老师:走不走这条路,看他的兴趣和天赋,但是钢琴我一定要让他学习。
学习钢琴很大程度上可以培养小孩子的能力,磨练他的心性。对于一个男孩子,钢琴的学习能让他安静沉稳下来,这一点我自己深有体会。但我自己一定不会教他,我会做陪练或给予一定的指导。即使他不成为钢琴家,12岁前也一定要学习。
就教学方式而言,逼迫是一定不行的。对于现在很多学琴的小孩子,我认为走专业道路是没有必要的。用我自己的经历来说,从我四岁学琴开始到我考进上音,家中并没有人逼迫我去走专业的这条路。直到我考进上音,我母亲对我的要求都是以后能有份工作,有口饭吃就行。我走上专业这条路完全是自己的兴趣,不是家人逼我,而是我逼着家人送我去这里送我去那里。如果自己的孩子对音乐有抑制不住的热情,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去支持孩子的梦想。

Gewara:但是就目前社会上的普遍情况来讲,即使是作为兴趣爱好,大人更多的也是在逼迫小孩学习音乐。
崔老师:是的。所以我也在想为什么现在社会上很多人做事情不是非常投入的在做,像我们这一代人也有自己的苦衷,可能自己现在做的事情并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是仅仅为了生计;但如果是从事艺术行业,那么兴趣和热情一定是自己坚持下去的主要因素。对于很多的孩子家长和老师来说,教学方面我们应当更多的引导孩子去学习和感受。
其实我们算下来,不论是业余练习者还是像我们这样的专业人士,实际生活中是没有多少时间去练习的。因此空闲下来时要练习,首先一定是要靠自己的一个兴趣,其次才是吃苦的精神。

 

 

3. 给琴童家长的建议:比起单调的练习,让孩子学会“听”也很重要
Gewara:那么针对着一些现在正在学习音乐的孩子和孩子家长,您有什么好的意见和建议?
崔老师:我自己在小时候的学琴过程中,其实“听”的方面也是有些忽略的。但“听”对于一个孩子学习钢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作为老师,不仅要培养他的动手能力,还需要提高他的艺术欣赏能力。并不是说练习一个小时就能受到好的艺术熏陶。
一场音乐会,哪怕是一些不备大众熟知的演奏者的水平,很可能都需要业余练习者十年、二十年才能达到的水平。在聆听、观摩中,感受差距,感受音乐的美和震撼,这种内心的落差会让孩子更加明确自己是不是真的热爱演奏,热爱音乐。实际情况是很多孩子并不会把弹琴当做自己延续一生的一门学科去钻研,并不会真的去研究几十年,因此听是培养他们音乐素养非常重要的一个手段。所以如果有好的音乐会、讲座一定要给他们有一个好的宣传,能让孩子们和大众知道。
我自己的学生,在教学过程中我会他们做音乐家的知识普及、艺术背景,以及作品理念等。教学并不只是改改错音,动动手指,这样的孩子是学不到完整的音乐的。所以像考级、学钢琴,这些本身都不是一件单调或无用的事,只是传授的方法需要改变,理念需要改变,让孩子弹琴时不仅是动手,还要用心。
4. 男女钢琴家风格不一:男性耐力爆发力更好,女性在技巧上更有优势
Gewara:在钢琴学习和生活中,女性钢琴演奏家这样一个身份,有没有给你自己带来一些什么不同?
崔老师:我认为这样一个身份在钢琴的学习和演奏中并没有给自己带来特别多的影响,其实钢琴家并不像大家认为的只有朗朗、李云迪这样的男性,也有很多有名的女钢琴家,像王羽佳就很出名。我认为女生在钢琴演奏的某些方面可能不如男性,比如耐力、力量、爆发力,但是我们可能在某些地方不见得比男性差,并且在选择曲目中我们也会根据个人的风格和擅长的方面选择曲目,比如我练习拉威尔的曲目,就会选择技巧性相对较高的曲目,因为我个人在音乐方面比较擅长。
其实我现在最大的不同还是角色之间的转换,在舞台上,我是一位演奏者;在生活中,我是一位母亲,一个妻子;在学校中,我又是一位老师。目前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挑战还是这三者之间如何平衡。
5. 钢琴演奏家和钢琴教学师大不同,不排斥做“郎朗”

 

Gewara:最近自己有没有准备过个人演奏会?
崔老师:我生完宝宝后第一次演出,不是我个人去联系,而是收到邀请去的。
我们这样的演奏家和大家熟知的朗朗这样的钢琴家有很大的区别。
首先,像朗朗这样的演奏家,只要他练一套曲目,就可以巡演很久,而我们这样的演奏家并不是为了演奏曲目而去练习,我们还有一个教学的责任。比如我今年已经练习了三套曲目,数量上已经超过专业商演的演奏家。
其次我们并没有一个专业的团队。如果我要准备个人演奏会,那么先不谈自己的时间以及曲目的准备工作,包括场馆、赞助以及票务的销售都需要自己想办法,而我还是希望能花更多的时间在演奏方面,因此我还是会等待邀请演奏。
比如7月25日东方艺术中心的“音乐传奇”独奏音乐会,就是受到东艺邀请,我只需要准备好曲目,其他方面则由他们帮我解决。

Gewara:那么今后是考虑走朗朗这样的演奏家的路线还是会更偏重于教学?
崔老师:肯定是教学为主。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地方,我从事教学工作已经有十余年了,在教学方面我还是有一些心得的。
目前很多老师在从事教学工作之后,就不经常参加演出,我觉得这是不妥的。因为不去演奏,就去教学,多多少少会有些欠缺。
不过如果有机会能成为像朗朗那样的演奏家,至少我个人是不排斥的。从最开始决心学琴,我们就和这个舞台一辈子也脱不了干系了,只是多多少少的问题。

 

 

6. 推广古典音乐,需要借助互联网的力量

Gewara:可以看出崔老师您是很希望把这样的作品呈现给大众的,那么对于如何把“小众”呈献给大众,您有什么见解?
崔老师:现在的演出为了拉近与观众的距离,会进行跨界、反传统,或者在演出中加入一些新鲜、原创、民族风的元素。我认为这些元素可以有,演出发展到现在已经趋向于多元化,但是经典的东西是不能丢的,否则演出会变得越来越浮躁,只是为了听而听,对于本来就想要投入古典音乐的人来说,这样帮助不会很大。结合是一件好事,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比纯粹的做古典音乐更加难,这又属于一个创作的范畴。如果要为迎合投资方而随意放入一些花哨的东西,表面上看是比传统的要有意思,但是如果真的是要推行这个文化,这不是一个长久的方法。所以我认为要认真做这个东西,档次就不能降下来。

Gewara:在将古典音乐推向社会的过程中,有没有考虑过和媒体或者其他方面进行合作?
崔老师:如果是在推广古典音乐方面,是有这方面考虑的,而且这也是我的一个愿望。
中国目前的环境和欧洲不一样,欧洲有很多人愿意为这个项目去投资,而且很多投资人虽然不了解古典音乐,但是明白它是一个好的东西。而中国现在要是投资古典音乐,它的投入和产出是不成正比的。像我们这样的人毕竟是专门做古典音乐的,对于电商和市场方面不擅长。做古典音乐的知识普及是一个长期的工作,短期内是不会有很大的经济回报,除了一流的演奏家能造成很强的市场效应,二流、三流的演奏家在中国的生存还是非常艰难的。
不仅仅是投资人、媒体需要做好宣传的工作,社会各界也需要给这样的演奏家一个机会,一个舞台去表现。要好好的做古典音乐这。一定需要一个专业的团队,各司其职,才能让古典音乐在上海,在中国普及开来。

Gewara:在这一方面,您觉得格瓦拉需要提供一些怎样的帮助?
崔老师:格瓦拉虽然不是一个投资方,但是作为一个网络平台,就我所知你们的格调还是比较高的。我认为你们可以利用自己的一些用户资源,通过线上公开课的方式,向大众普及一些古典音乐方面的知识。
我们可以通过请一些教师或演奏家进行一个长期的合作,这些资源一旦能整合到网络上面,曝光率还是非常高的,而且我相信格瓦拉也是有这个实力去做这一件事情。如果今后能有机会,我也非常愿意和格瓦拉进行一些合作。
小格后记
和崔老师的访谈结束得很快,虽然比起几十年前,通过一代又一代音乐人、投资者和大众媒体的努力,古典音乐已经渐渐从舞台走入的大众的生活,但是不得不承认,我们与欧洲的音乐欣赏水平还是存在一定的差距。
作为一个致力于丰富大众文化生活的网络平台,格瓦拉不仅仅满足于将荧幕上的电影呈现给大家,更希望能通过和这样的艺术家合作,为大家的文娱生活带来更多的调味料。城市生活并非一成不变,娱乐点亮你的生活!让我们为你带来最美好的娱乐时光。

 

赞 (0)

猜你喜欢

下一篇: »上一篇:«

扫一扫关注“学琴记”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