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琴 » 学琴经历 » 小荷才露尖尖角 —记小胡学琴三周年

小荷才露尖尖角 —记小胡学琴三周年

记小胡学琴三周年

小胡马上要过8周岁的生日了,也是他整整学琴3年。从刚开始摸琴的第一天,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学琴轨迹。

2008年9月,偶然的饭后散步,一家三口逛到了家旁边的西园琴行,门口的老师说太小了,明年再来吧,这时小胡4周岁不到。等我搞明白学琴是怎么回事,发现4周岁应该启蒙了,就这样我们又玩了一年。

2009年10月5日,爸爸带小胡又去了西园琴行,小汤1启蒙,一个幼师毕业的小老师,长的甜甜的,对小孩也很耐心。

2010年的8月,小胡参加了人生中第一次钢琴考试,2级。那年的考级中,老师说他是有希望拿优秀证书的,结果出来了,2个良好,3个及格。虽然没有优秀,但是全家也很满意,一年不到过2级,很开心了。

考完级小老师回温州去结婚了,临走前和我说应该给小胡找个专业的老师学琴。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专业”。然后开始了寻找专业的钢琴老师。

艺校的、杭师院、圣彼得堡钢琴博士,很偶然的邻居介绍,让我找到了张老师。第一次过去,找老师谈谈情况,互相了解,觉得很合适。第二次把小胡带过去,老师说手型很差,乐感还不错。其实我心里已经知道了,因为已经见过很多老师,都说小胡手型练坏了。我有点忐忑,怕老师不教。老师说先留下吧,就这样小胡开始和张老师学琴了。我觉得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钢琴启蒙,因为除了五线谱,其他基本推倒从来,在将近3个月的时间一直在纠正手型,也陪着小胡渡过了他最艰难的学琴厌学期。

学琴不久,就参加了张老师的师生音乐会,这次让我感受了钢琴表演的魅力。原来学琴也可以表演,这个以前视乎离我们的现实生活很遥远。

2011年8月,小胡参加了4级考试,这一年3个优秀,2个良好。老师的评语:是个钢琴小苗子。这一次小胡也拿到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大奖,一台PS3。有付出就有收获,不管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

2011年9月,张老师替小胡报名去参加了钢琴分级比赛。这次,我没有去,爸爸全程陪同,回来一张优秀证书,还有N多的照片触动了我。让我知道,原来学琴还要比赛的。

从这次以后,开始了我真正的学琴家长的生活。因为没有一点的音乐基础,好在现在的网络够发达,学到了很多很多:

中国有9大音乐学院,有周广仁,除了汤普森还有巴斯蒂安,有巴托克,还有一大堆以前我都不知道的名家名曲。

下载大量的钢琴曲,找专业学琴的资料,看更多琴童的成长经历。在这个过程中很享受也很幸苦。在物质需求并不高的生活中,我希望小胡能体验和我不一样的生活经历。这是理想,也是浪漫。

2012年2月报名参加了“金葵花”钢琴比赛,老师很幸苦,小孩也练的幸苦。这次让我看到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专业,专业,专业,真正让我领悟到钢琴不是两岸咖啡,不是考级。

如果家长打定主意只让孩子懂点儿乐理、会演奏简单的曲子就可以了,那老师是不是出自专业院校,老师教出的基本功是否扎实真的一点儿都不重要,甚至于不用进行一对一的小课,直接上大课就可以了。

总之一句话,孩子、家长都轻松。值得注意的是,如果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要想再转到专业道路上去了,尤其是西洋乐。这句话不是绝对,是我自己的感悟。

如果家长从来不打算让孩子在音乐上稍稍“专业”一点儿,可以等到孩子年纪稍微大一点儿,在学琴前,跟孩子商量一下,这个年纪的孩子都有自我判断能力,可以根据兴趣选择想学的乐器,而且十几岁的孩子相比5岁幼儿的学习能力会更强,也会主动练琴,减轻家长陪练的痛苦。

比赛归来,我很明确的知道我们要什么,孩子太小,他可能没有选择的能力。那家长就是把舵的人,专业的学习方法,非专业的学习道路。

因为小胡目前还不能做到每天5个小时的练琴,我们也不想在他这么小的年纪,就把他的人生道路限定的这么窄。那能做的就是按照正统的专业练琴方法来学习,不是玩玩。和张老师沟通,要上试唱练耳。老师很好,一口答应,教材准备,每次钢琴课后加10几分钟的试唱。

2012年的7月6级, 全优通过。这次评委的评语:你的表现力太强了,感染了在座的各位老师,如流水般的音符从你的指尖流淌,你是老师和家长心中的骄傲,加油!这份证书,妈妈拍了照存在手机,有时拿出来看看,也是我们家长的动力。

2012年8月参加星海杯浙江预选,再二次优胜奖的鼓励下。老师的关照,他自己的勤奋练琴,三等奖。远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全国最早的少儿钢琴比赛,唯一教育部认可的钢琴国内比赛。虽然当初我的想法是为了以后小升初加点砝码,但是没有想到小胡这一年进步的这么快。没有进入全国的决赛,是我们今后奋斗的目标。

一年一个台阶,这是我的深刻感受。张老师不一定是名师,但是小胡确实找到最适合他的老师。

上了柴老师的大师班,其实有点灰心,知道原来和“专业”差了太多。去比赛,又让我看到希望,和高手的实力,在慢慢的一点点的缩短。

8月4日的星海杯比赛,29号考级完,老师就放了。张老师要去新加坡带学生比赛,所以这次也没有更多的精力。8月1日,带着小胡去了上海,赵晓生(上海音乐学院教授,曾经的上音附中校长,全国星海杯总决赛的评委)。为了一个小时的课,耗费了我N个小时的精力,联系,回绝,在联系,约课。提前一天去上海等课,也许老师被我们这种黏糊劲打动了。很久没有给小童上小课的赵老师,破例给小胡上了一节小课。整整一个多小时的授课,让我知道音乐比钢琴更宽泛,音乐的美是钢琴的最好表现。不是“上”专业课,而是“听”专业课。

学琴—考级—比赛—大师班。马上又是一个新学期的开始,小胡也将踏上学琴的第四年。该庆幸的,是他碰到了一个好老师—张老师。一个我这样执着的妈妈(爸爸说,妈妈除了小胡学琴,还从没这么坚持过),一个给他很多经济支持的好爸爸。

各种因素综合,才能把一件事做好。学琴还是刚刚起步,任重而道远,爸爸说,我们不是要培养钢琴家,要的是哪天去颁奖晚会秀一把钢琴惊艳全场。这张蓝图在每个家长心里勾勒清楚,小孩不会走歪路,老师的付出也不会白费。

以此共勉。

2012年8月22日星期三

小胡妈妈

赞 (0)

猜你喜欢

下一篇: »上一篇:«

扫一扫关注“学琴记”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