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钢琴家李坚:中国古典乐教育缺失在于室内乐

钢琴家李坚:中国古典乐教育缺失在于室内乐

罗伯特·麦克唐纳德

罗伯特·麦克唐纳德

加里·格拉夫曼

加里·格拉夫曼

威廉·纳波雷

威廉·纳波雷

名师上讲台,有如名角登场,其举手投足间的精彩,给学生带来的助益,远高于一般老师。

12月14日至18日,第12届上海音乐学院国际钢琴大师班上,就有三位世界级钢琴名师——加里·格拉夫曼、罗伯特·麦克唐纳德、威廉·纳波雷加盟,他们将通过现场会诊、现场授课、示范表演、互动论坛等形式,为上音体系里的钢琴学生传授演奏心经。

三位名师轮流登台

上音钢琴学科自1927年创办并聘任俄籍教授鲍里斯·查哈罗夫任系主任,就以开门办学的姿态,形成了广邀各国音乐家相助学生拓宽艺术视野的传统。今年的大师班为期5天,共44节课,三位执教大师在全球都有广泛知名度和学术权威性。

现年87岁的格拉夫曼曾任柯蒂斯音乐学院院长,在校时曾兼任钢琴与室内乐教学。中国青年钢琴家郎朗、王羽佳、张昊辰,都是他的得意门生。

上音钢琴系主任李坚与格拉夫曼相交多年,在他的印象里,格拉夫曼教学的一大特点是从不轻易改变一个学生,“所以你看郎朗、王羽佳、张昊辰个性都不一样,看不出是同一个老师教的。他要学生发挥100%的潜力,而不是按照他的模子出来。”至今,格拉夫曼仍以为数不多的左手钢琴家的身份活跃在舞台上,很活泼,亦不见老态,“就是一个老顽童。”

麦克唐纳德可称当今纽约最当红的钢琴老师。他同时执教于世界音乐名府茱莉亚音乐学院、柯蒂斯音乐学院,极擅德奥作品,无论教学还是演奏,都有深厚根基。

纳波雷出生于美国,近年却频繁在欧洲开展艺术活动。2002年,他与“钢琴女王”玛塔·阿格里奇在意大利创办了科莫钢琴艺术学院,一年只招7名学生,40多位大师轮番执教,严苛的教学制度培养出不少拿国际大奖的学生。

12月,三位大师或以单人、两人、三人等形式,轮流登台执教开讲。两人或三人同台执教,类似头脑风暴或三堂会审,在钢琴教育界并不多见。针对同一位学生、同一首曲目、同一种演奏风格,他们都有可能看法不一,诊断方法亦各异。

“挑最好的学生教”

十二三岁时,李坚曾听过钢琴家傅聪弹琴讲课,至今印象深刻。所以,他亦希望现在的孩子能有同样机会,得名师提拔和点拨。

经过选拔,30多位(人次)钢琴学生将有机会面对三位大师试奏,并接受评点。这些学生都来自上音体系,涵盖上音附中(附小)、本科和研究生。同时,上音还会为另外10所中国音乐院校的师生提供免费观摩票。

挑选受教学生的标准是什么?“最好或最有潜力的学生。”

“最好”的学生还需要教吗?“最好的人有最好的教法,最好的学生也会有很多问题。”李坚笑说,就像他弹琴仍免不了问题,大师们会从不同角度和层面来教学生。在他看来,怎么挑好苗子,这些专家最有眼力,“他们听几秒就知道这孩子有没有戏。”

“什么叫好,弹得干净、快、准、响?他的技巧很好,但也可能缺东西,比如音乐性不够。”通过大师班,李坚也希望借机探讨中国钢琴教育的现状,“中国钢琴学生的基础打得很好,但在国际比赛会吃亏,一般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他们不要这种人,要的是有瑕疵、有人性、有想法、有文化底子、有其他音乐知识的人。大师可以教这些。”

除了独奏,三位大师在室内乐教学和演奏上同样经验丰富,而这也恰是中国古典音乐教育最缺失的地方。

“学钢琴的人很惨,从小都是一个人弹,三面墙,一面窗,进了学校也没人教室内乐。”在李坚观察看来,国内大部分钢琴老师、学生都不知室内乐为何物,他们不知如何重奏、怎么跟人合作,“没练过室内乐,独奏就弹不好,为什么?钢琴就是一种变相的室内乐,它有不同声部,交响乐也是一种大型室内乐,室内乐是所有古典音乐的根底。”

授课之余,三位大师还将同台与听众展开互动论坛,就中国钢琴在世界乐坛的地位、中国钢琴事业发展趋向、中国钢琴教育存在的问题、钢琴演奏的音乐性与表演性关系,各陈观点和意见。

为期5天的大师班集中于贺绿汀音乐厅进行,为充分发挥效用,上音钢琴科或将停课一周,组织学生集体听课。今年的大师班将继续开门办学,面向公众发售少量门票,价格暂未出台。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廖阳

赞 (0)

猜你喜欢

下一篇: »上一篇:«

扫一扫关注“学琴记”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