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钢琴家 » 钢琴演奏家朱楣:学为人师 行为世范的践行者

钢琴演奏家朱楣:学为人师 行为世范的践行者

钢琴演奏家朱楣:学为人师 行为世范的践行者

钢琴演奏家朱楣

一双灵巧的手在琴键上轻舞,一串串优美的音符倾泻而出,丰富细腻让人沉醉——这是钢琴演奏家朱楣在演奏钢琴时给予听众最为直观的感受。从一个成功的钢琴演奏家到一个优秀的钢琴教育者,朱楣花了十数年的时间完成了这一角色的完美蜕变。她凭借多年扎实的专业功底和深厚的音乐素养从钢琴后走到了讲台前,在个人专业发展上取得极高的成就的同时,也在教学工作中以自身严谨认真的治学态度和创新进取的教育精神赢得众多学子的喜爱。

勤学苦练 走出国门

环境对一个音乐人的成长起举足轻重的作用。钢琴演奏家朱楣之所以能在艺术上取得如此多的成就,与她的成长环境也是分不开的。朱楣的母亲对其音乐学习有着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其母亲对音乐及其他艺术的热爱使朱楣从小在艺术的浸润下成长,同时正是由于母亲的支持朱楣才有机会在钢琴学习并不盛行的时代与之结缘,从而一步步走上专业学习的道路。

随后十数年的钢琴学习,用朱楣自己的话说是“传统、典型的学院式学琴之路”。就读于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及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师从于周士瑜教授。据朱楣回忆,周士瑜教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敢于让她弹一些“很大”的曲子,她笑言周教授这种方法“很大胆”,其实也正是由于周教授这种看似“大胆”的方法让朱楣从小就对一些复杂的曲目有了宏观的概念,在培养扎实基本功的同时也为朱楣对音乐的理解奠定基础。谈及周士瑜教授,朱楣的感恩之情溢于言表,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到本科都是师从周教授门下,这让朱楣几乎是在周教授的陪伴与见证下成长,她们的关系既是师徒又更像亲人。周教授悉心的教导和体贴的关怀让朱楣对教师这一职业多了由衷的崇敬和向往,很大程度上也影响到她后来继承周教授的衣钵,走上三尺讲台成为一名教师。

赴美深造时期,朱楣就读于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t Amherst,师从阿根廷钢琴家Estela Olevsky和Nadin Shank教授,获得钢琴演奏与室内乐音乐硕士学位。2003年她又以全额奖学金考入了美国现代音乐中心纽约州立大学(Stony Brook University),师从钢琴家Christina Dahl教授,获得音乐艺术博士学位。钢琴演奏家朱楣学琴之路的每一步都走得扎实而稳健,正是其扎实的基本功以及多年如一日勤勉的求学态度助朱楣一步步走向世界,同时也走向自己艺术生涯的巅峰。

钢琴演奏家朱楣

钢琴演奏家朱楣

大洋彼岸 屡获嘉奖

在留学还远不像如今这样“大众化”的时候,钢琴演奏家朱楣在大学毕业之后毅然选择了赴美深造,用她的话来说,“留学是为了走出去看看”。国内“传统学院式学琴之路”为朱楣打下扎实的钢琴基础,选择留学是为了学习西方更高层次的钢琴教育、感悟西方艺术文化,追求自我的完善。

据朱楣介绍,留学的经历让她跳脱出钢琴技术学习的框框,真切感受到钢琴和文学、绘画等艺术门类都是相通的,是艺术的一部分;同时也让她对室内乐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在她看来,相比独奏乐器,室内乐的艺术性更强,因为作曲家在创作过程中更多考虑的是音乐本身,是凝结了作曲家心血的作品。所以多年以来,朱楣一直致力于室内乐的推广。2009年,由朱楣创建的Nibbana三重奏在澳大利亚举行的第一届国际亚太室内乐大赛(Asia Pacifi Chamber music competition)获得三重奏组第一名,实现了中国室内乐钢琴三重奏在国际上零的突破。

孤身一人远赴大洋彼岸,朱楣在自己跳脱出钢琴技术学习的框框的同时,也在学习过程中体会到东西方音乐教学的差异。作为一个从小接受中国“传统、典型的学院式”音乐教育,后又接触西方音乐文化的音乐人,朱楣在这方面的感受不可谓不深刻。朱楣告诉记者,从小在国内学习时,学琴多来自于老师的手把手的教学;在国外学习的几年,她更多借助的是艺术氛围的熏陶。西方深厚的艺术底蕴和遍布日常生活中的艺术气息让她无时无刻不沉浸其中,同时这种艺术气息也悄无声息地融入了她的音乐学习与演奏之中。深刻的切身体会让朱楣在说到东西方艺术教育差异的时候侃侃而谈。在朱楣看来,西方的艺术氛围浓厚,西方人接受艺术教育比我们要早很多。在普遍信奉宗教的西方,教堂可说是西方人最早接触艺术的地方。教堂里的壁画、建筑、赞美诗等等,都让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西方人很早就有了对音乐和艺术的意识。相对来说,国内的音乐教育就比较单一,很多孩子学音乐都带有一些功利的色彩,音乐教学也多将目标集中于考级,恰恰忽视了最为重要的音乐性的培养。

三尺讲台 言传身教

基于自己在留学过程中体会到的东西方艺术教学的差异,朱楣在学成归来后开始从事音乐教学工作。她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实际教学为纠正国内的音乐教育尽一份力量。在多年的音乐教育中,朱楣始终坚持的是对音乐性的培养。在她看来,钢琴的好与坏是次要的,因为对一个成熟的演奏者来说,音乐早已在心中;技术的好与坏也是次要的,钢琴演奏技巧是可以通过刻苦训练得来的。不论是学生的“学”还是老师的“教”,最重要的都是音乐性的培养,只有对音乐有深刻的理解才能在黑白琴键中弹奏出艺术之歌。

教学多年,朱楣早已是桃李遍天下,指导的学生也屡获各类比赛嘉奖。面对不同类型、不同资质的学生,因材施教是她一直贯彻的教学原则。面对有明显长处或是明显不足的学生,她都会针对其擅长或是欠缺的部分进行专项训练与培养;同时,在教学中她尤其注重对学生性格的塑造和影响,她希望以音乐去中和活泼的性格,以鼓励和交流去打开腼腆的心灵。朱楣坦言,长期从事音乐专业教学这项辛苦的工作让她失去了很多个人空间,但是能够以一己之力帮助每一个孩子成长,见证每个孩子的每一次蜕变让她觉得再辛苦也值得。

在音乐专业上已取得如此杰出成绩的朱楣,在完成学业后转而投身于钢琴教学事业,从钢琴后走到三尺讲台前,由一个钢琴演奏家转变为一个音乐教学者,这是令很多人感到疑惑和不解的。对于这种身份的转变,朱楣笑言:“教师是我从小的梦想职业。现在能将一己多学传授给年轻的孩子们,是我梦想的实现。”钢琴演奏家朱楣的身份转变带有一定必然性,成为教师是她自幼的梦想,也是她作为音乐学习者必经的过程,每位音乐学习者最终都会成为教育者的一部分,以一己的多年所学教育英才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另一种职业生涯的发展和艺术价值的实现。

“学为人师,行为世范”,朱楣希望以自己多年所学为热爱音乐的孩子给予专业指导,继续在教学岗位上吐青春之丝、燃心灵之光。

从本次专访中我们可以大致看到钢琴演奏家朱楣的艺术成长经历。朱楣花了十数年完成从一个学习者到教学者的身份转变,这不仅是她学以致用的表现,更是其人生理想的实现过程。记者相信,钢琴演奏家朱楣的每一个学生就像每一颗种子,在她严谨认真的治学态度和创新进取的教育精神的指导和感染下,都将会茁壮成长。

赞 (0)

猜你喜欢

下一篇: »上一篇:«

扫一扫关注“学琴记”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