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 » 钢琴技术 » 学钢琴,踩踏板容易,踩好了可不简单~

学钢琴,踩踏板容易,踩好了可不简单~

学钢琴,踩踏板容易,踩好了可不简单~

技术,踏板本身的技术含量实在是太低了。一踩一松不就完了,这多简单!但不少钢琴老师都感叹:“踏板是最难教的!”尤其到了较高级的程度,如果仅仅告诉学生什么地方踩、什么地方抬更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决定一切的不是脚,而是耳朵!

我们不能只知道踏板可以使声音在手指离开琴键后得以延续(这点连初学钢琴的小孩都知道,那是因为压在琴弦上的制音器被踏板的联动装置顶起,不会因为琴键的抬起而下落止音)。

我们更应该知道的是,在所有的制音器都被踏板顶起之后,钢琴内几百条琴弦都会受到击响之音的声波激发而产生振动(或称共振、谐振或共鸣),这是踏板对于钢琴声音的巨大作用。

钢琴踏板正是利用了泛音谐振的特性,使其声音变得更丰满、更浑厚、更多彩、更响亮、更延长、更动听。合理而巧妙地使用踏板,绝对是使钢琴发出“好声音”至关重要的手段。

那么如何用听觉来主导踏板?需要注意是三个环节。

一、分辨

一定要敏感地分辨用踏板与不用踏板在声音上的区别。就是弹奏单音,两者的区别都很明显,更不要说和弦了。分辨之后还需要去感受和品味,既要会品味有踏板参与的、具有丰富泛音的“好声音”,更要会品味没有踏板参与的、纯净的“好声音”。

很多学习者在初次接触踏板感受到了加踏板后声音的美感,便从此养成对踏板的依赖,以至越用越多、越用越滥。

对于已有此习惯之人,一定要静下心来,听一听没有踏板的琴声,那才真是未添加任何“佐料”的原汁原味的、纯粹的钢琴之“美”!

二、实验

经过分辨,有了对“有踏板声音”与“无踏板声音”的听觉感受,逐渐建立了明晰的音响概念。在作品中如何运用,就需要在练琴实践时通过耳朵来作出抉择。因为在乐谱中是找不到踏板用法的答案,也不存在固定不变的或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踏板用法,更何况不同的踏板用法一定是伴随着不同的触键。

即使眼前的乐谱标注了踏板的记号,也不可不用耳朵、不经过思考地盲目照章办事。且不说这些记号多为乐谱编订者以个人意志加上的,就是出于原作者的标注,也并非需要一定照办。

既要考虑到作曲家时代的乐器与今天乐器的区别;也要考虑到作曲家本身的随意性,使得有些标注未必合理。即使像肖邦这样自身也是演奏家的作曲家,其踏板记号也常有可商榷之处。

对于专业人士,踏板的基本用法应该已经解决了,一般不太会出现“用对”与“用错”的问题。此时就要将如何用踏板的问题提升至艺术层面,即在不同时期的作曲家、不同风格的作品中,根据自己对音响和音乐形象的理解来抉择和运用,逐渐加深对声音的预知能力,知道如何用“更好”。

三、随时调整

比起声乐或管弦乐器,钢琴最令人头疼的是:一旦声音发出,便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想再调整一下不满意或不到位的地方几乎无可能。

每一个要上台演奏的人,都可能会遇到一台陌生的钢琴和一个陌生的音响环境。除了随时调整自己习惯的触键之外,随时调整踏板的用法可能更重要。

每位钢琴家都会有这种体验:不用踏板太干,用了踏板太混。于是便自然形成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踏板用法,如四分之一、二分之一、四分之三或是抖动踏板技巧,而这些踏板用法均为受听觉所指使而来。

踏板的作用至关重要,它既不显眼,也无从炫技,却时时左右着声音的表现,也时时彰显着演奏者的水平。伟大的拉赫玛尼诺夫说:“我们一辈子都在学习如何使用踏板,这是高级钢琴教育的最困难的领域。”大师之言,醍醐灌顶。

赞 (0)

猜你喜欢

下一篇: »上一篇:«

扫一扫关注“学琴记”公众号